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市场

旗下栏目: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

全球最大公募基金Vanguard:2019看好新兴市场 多元配置应对冲击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3
摘要:新年伊始,投资者都很关心今年市场的投资机会在哪里,投资资金该如何配置。第一财经本期《首席对策》专访了Vanguard集团(美国先锋集团)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

新年伊始,投资者都很关心今年市场的投资机会在哪里,投资资金该如何配置。

第一财经本期《首席对策》专访了Vanguard集团(美国先锋集团)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博士。Vanguard集团是低成本管理和被动投资的代表性基金公司,巴菲特曾称愿将90%现金资产托付给它。Vanguard集团的资产管理规模由成立时的近20亿美元,增长到如今的5.2万亿美元。目前它是全球最大的公募基金,以及资产管理规模第二大的机构投资者。Vanguard集团通过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沪港通、深港通等渠道,投资中国A股的资金额度在300亿元人民币左右,持股超过1900家A股公司,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也是投资中国市场的大型外资机构之一。

王黔在《首席对策》中表示,尽管全球经济增速放缓、通胀水平各异、货币政策持续正常化,但短期内全球经济不会出现衰退,并且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很小。Vanguard集团2015年6月开始进入A股市场,一直对中国A股持有长期投资态度,认为A股在全球投资组合中起到重要的风险分散作用。长期来看,中国经济依然向好,能够给全球投资者带来稳定长期回报。

尽管人们普遍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放缓,但她认为,美国经济正进入增长后期,经济增速约为2%。预计美联储仅会在6月份加息一次,这样的结果将缓解许多新兴市场所面临的资金外流压力。

从资产回报的角度来看,Vanguard集团预计平衡型投资组合的十年投资回报率将保持在4%~6%。预计美国市场的回报率将略低于全球或国际市场,凸显了未来投资组合全球多元化的重要性。

全球最大公募基金Vanguard:2019看好新兴市场 多元配置应对冲击

以下为本期《首席对策》实录部分: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但未至衰退

第一财经:Vanguard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的公募基金,2019年投资的基调是什么?

王黔:Vanguard的中心思想就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但未至衰退,通胀保持低迷,全球央行谨慎加息,对于资本市场,Vanguard的展望是小心翼翼,但是并不过于悲观。

第一财经:当前全球经济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你如何看待2019年美联储加息次数,美国经济是否会因贸易摩擦而带来下行风险?如何预测2019年新兴市场及中国经济的走势?

王黔:去年四季度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剧烈波动,显示出对全球经济基本面的担忧,在我们看来,市场有一些过虑了。我们认为,全球经济在2018年增长见顶,2019年各国的经济增长将同步放缓,但并不觉得经济衰退就会到来。

今年和去年有个最大的不一样,去年美国经济一枝独秀,其他地区经济相对低迷, 今年美国和大家一起同步放缓。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认为美元2019年会走弱,美国经济尚未进入衰退,这对大部分新兴经济体是比较有利的情形,尤其是很多国家在去年饱受强势美元的冲击。

这对金融市场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增长势头放缓,意味着全球央行不可能大规模、大幅度地加息,面临这么大的不确定性,即便是货币政策需要正常化,也会更加谨慎,所以预计美联储在2019年加一次息,3月份暂停一次,观察一下政策的不确定性和金融环境是否有所改善,然后6月份加一次,加完之后把联储的利率提高到2.5到2.75,然后本轮加息周期结束。

第一财经:美国经济是否会因贸易摩擦而带来下行风险?美股是否会面临大幅度下调的风险?

王黔:我们并不担忧美国经济会大幅下滑,应该还是能够保持在2%的经济增长。如果政策的不确定性持续全年,金融环境恶化,对美国的经济、居民将是比较沉重的打击,美国可能很难维持在2%的增长。期待目前的这种不确定性会慢慢消退,包括中美贸易谈判能取得一定阶段性的成果,这样也能提振市场信心。

稳经济、扩内需,财政政策是重点

第一财经:你如何预测2019年新兴市场及中国经济的走势,出口疲软和信贷紧缩的滞后效应是否将会给中国经济施加较大压力?

王黔:中国经济去年稍有调整,内外都有原因,国内有去杠杆带来的滞后效应,货币金融环境紧缩,另外一方面,2018年很多企业抢出口,2019年出口一定会有所回落。这一轮经济调整和2015、2016年那一轮经济调整有两个不同,有利的方面在于,我们对资本的流出控制比较严格,就避免了资本大量流出、外汇储备迅速下降、大家对汇率贬值的预期越来越强等局面,采取宏观审慎管理,这方面会比较稳定一些。

不太有利的方面就是,2015、2016年那一轮的经济下滑主要是国有部门和旧经济行业的下滑,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被政策刺激,这一次很多是出于对外部不确定性的担忧,在政策方面可能就不会那么立竿见影,最后还是能够稳住经济下滑的势头,但是需要的时间会稍微长一些。

第一财经:流动性层面在明年是否能有较为明显的改善?美联储的政策又将在多大程度上制约中国货币政策宽松的空间?

王黔:我一直觉得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用货币政策来解决结构性问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钱就像水一样,它自然会流到它想去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可用宽松货币政策来避免发生流动性危机,但减税降费等财政政策才是更有效的,能够提振民营企业对长期增长的信心。这两者结合起来应该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既要有钱投,也要有信心去投,这样才能看到民营企业的投资、消费开始反弹。

第一财经:目前市场上普遍呼吁政府加大减税力度,但你也曾提到应对过度刺激政策的负面效应予以关注。如何判断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是否过度?又将会带来哪些负面影响?目前财政政策能承受的积极空间有多少,又能承担多大程度的企业税收减负?

王黔:我想今年稳经济、扩内需,财政政策应该是重点,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加大财政刺激的力度,突破所谓的财政赤字率红线,这是应该的。从一个更长远一点的角度来看,即便把地方政府的隐性负债加上,中国现在的政府债务率约为60%,在国际上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财政政策的力度,尤其是中央政府的财政刺激还可以加大力度。

全球最大公募基金Vanguard:2019看好新兴市场 多元配置应对冲击

长期看中国消费非常有潜力

第一财经:中国提升消费的空间仍然巨大,但今年消费的数据并不乐观,你认为未来消费的驱动力将来自何处?

王黔:消费现在基本上贡献了70%以上的经济增长,消费和投资不一样,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稳定的。去年以来消费增速下滑有三方面因素,一是担忧接下来经济会下滑,劳动力市场承压,信心不振。二是也有财富方面的效应,包括像房地产市场不涨了,股票市场下滑。三是2018年有一些去杠杆,消费金融的监管加强。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