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陈年旧事/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和小萝莉狼狈为奸,讨论怎么杀人灭口的问题,当她要看书的时候他抱着电脑工作,怕小萝莉嫌他影响她学习,不敢正大光明的盯着她欣赏,以眼角偷瞄小萝莉。

小萝莉认真看书的模样恬静如画,美好而淡雅,像一朵兰花幽开深谷,不闹不争,宁静淡泊。

最喜欢她低头衔笑的温柔,那样的她像个可爱小公主,明媚阳光,与她发火时张牙舞爪的凶残模样有天地之别。

看着看着,每每想到再过几年她成年后会有男朋友,想到有个男孩子守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腰或肩,或将她搂在怀里疼爱的模样,他的心里涌上无以名状的不爽,他嫉妒那个会成为小萝莉男朋友的人。

仅想一想就嫉妒得要命,如果哪天成为事实,看到小萝莉身边有个能光明正大占她便宜吃她豆腐的男孩子,燕行心里头就像刀扎了一下似的,隐隐作痛,他不想见小萝莉交朋友!

那种心态很病态,他也知道不应该,可是他就是不希望小萝莉有男朋友,仅只想到某个男孩子会成为小萝莉最亲密的男朋友,他就想将某人先一步干掉,不许出现在小萝莉身边。

燕行觉得自己可能又病了,是心理上的疾病,名为——嫉妒,不嫉妒小萝莉过得好,是嫉妒给小萝莉幸福的男性,包括晁哥儿,晁哥儿能拥抱小萝莉能随时摸小萝莉头能牵小萝莉的手,他不能!

越想越郁闷,闷闷不乐的工作,效率不高,想跟小萝莉说话,又怕她嫌他嘴碎将他赶出去,抱着个笔记本电脑,满脑子跑马,不知不觉又盯着小萝莉发呆。

乐韵的感知本来就敏锐,挨得又那么近,就算想忽略燕某人的眼神都难,被盯得久了,有种被当猴看的即视感,气乎乎的将书本放膝头,圆瞪杏眼:“喂,姓燕的,你瞅啥?”

虚无飘渺的思绪被脆生生的话惊断,燕行回神,愕然对上小萝莉瞪得溜圆的美人杏眼才乍然明白自己不小心瞅着小萝莉走神了,心头羞赧,讪讪的自我解嘲:“瞅你长得美。”

“切,眼睛被牛屎糊过的人,十几年时间都没看清一个人的本质,你觉得你赞美人的话可信?”看着她发呆走神,要么就是在打什么歪主意算计人,要么就是由她联想到谁了,想用赞美的话蒙混过关,当她傻呀。

小萝莉提及王千金的事,燕行微微默了默,低低的叹口气,掩不住愁怅:“不是我为我自己开脱,其实王千金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王千金小时天真无邪、胸无城府,像所有孩子一样是个小天使,因为她妈妈的原因,她爷爷不喜欢她,被虐待了好几年,她的童年也大部分是不幸的。”

“哦?”乐韵睁大了眼睛:“被虐待?某千金的爷爷不是官老爷吗?竟然虐待孙女?”

“有些人仅看表面是看不出是人还是兽,王老表面上和善,实则城府很深,要不然也不可能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爬到正部级的地位,”小萝莉有兴趣听别人的八卦,燕行也不介意跟她说,特意将电脑放一边,给说王家的事:“王千金实际年龄比我还大,因为她妈妈怀着她时她爸爸王老二还没离婚,事情又闹大了,她妈妈回娘家生的孩子,在孩子生下来快满一岁时,她爸王老二才离婚。”

“可是,你说你当她是妹妹,明明比你大,难道不是当姐姐?”乐韵有点奇怪,她明明听燕帅哥说把王某千金当妹妹啊?

“她真实年龄是比我大,户口上的年龄却比我小一点儿,”小萝莉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求知相,燕行愉悦的解释前因后果:“王千金是王老二在有正室的情况下与外人通奸所生,按老话就是奸生子,王老丢不起脸,为了掩盖污点,当王老二和王千金妈结婚后接回王千金将年龄改成他们结婚那年所生,王千金户口本上的年龄便变得比我还小。

王千金的妈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生下孩子故意没有上户口,孩子属黑户,于是便以孩子为由头闹,也成为逼迫王家就范的筹码之一,后来也为改年龄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在上户口时不费吹灰之力更改年龄。

王千金虽然认祖归宗,因她妈将事情闹得很大,让王家老二差点被单位开除,也给王家抹黑,王老看王千金母女不顺眼,对孙女也十分苛刻,一旦有一丁点儿让他不满意的地方便以管教为借口,狠狠的打骂。

那时候的王家没人敢违逆王老半句,就连王老太太也不敢护孙女,最初几年王玉璇的日子过得很苦,挨打挨罚后经常一个人偷偷的哭,确实很可怜的。

小时候的王玉璇很懂事也很天真,以为只要听话就会讨得爷爷喜欢,挨打之后痛过哭过又会讨好她爷爷,在学校在外人面前并没有说爷爷打她的事,她在学校里也过得不好,很多人知道她以前是私生子,欺负她,她回家也不说。

当我妈妈没了,我外公还处于丧女之痛中,我外婆精神也一天不如一天,我外公现在的老婆那时还是我外公家的保姆,在背地里已经在虐待我,我不敢跟外婆说,自己难过的时候常常跑去外面呆着,有好几次遇到了被挨打后偷偷躲起来哭的王玉璇,也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王玉璇在家里和在学校一样过得不好,那时便生出同病相怜的心。

因王玉璇比我大一点,也更懂事一些,看到我一个人躲起来伤心还会安慰我,也会把她偷偷藏起来的糖果拿去哄我,后来我外婆也去世,外公有好长一段时间顾不上我,老虔婆背后阴狠的虐待我,我过得很不好,也是王玉璇常常陪我安慰我,让我幼少的心有了温暖。

后来我外公跟老虔婆结婚,我去寄宿学校,我不在大院里,王玉璇挨了打也没人陪她,只有我回大院时她才有个倾诉对象。

王老不喜欢王玉璇,也确实不给她钱,就连正常要购买学习用具的钱也是一拖再拖,经常是王玉璇的奶奶偷偷给她,那时候我零花钱还是够多的,经常帮她垫钱,帮她买她喜欢的小东西。

我太姥姥和我舅公舅婆舅舅舅妈们看不上王家的做法,也看不惯王家老二的为人,对于王玉璇倒没有偏见,还教导我说每个人没有选择投胎的权利,孩子是无辜的,王玉璇没有选择爸爸妈妈的权利,她出生在那样的家庭不是她本身的错,教导我不能因为王玉璇的父母嘲笑欺负王玉璇。

我太姥姥家的长辈很开明,所以我有时也带王玉璇到太姥姥家玩,太姥姥家的长辈们因为我,对王玉璇很好,偶尔也会赠送些小礼物给王玉璇。

王老看到我和王玉璇相处得很好,我太姥姥家也喜欢王玉璇,觉得有利可图,对王玉璇好些,因为王玉璇越长越像她奶奶,王老太太也越来越宠爱王玉璇,她的日子才慢慢好过起来。”

燕帅哥在巴啦巴啦的说小时候的事,乐韵当听众,等他讲得告一段落,摸摸后脑勺:“按你说的,王千金小时过得很不好,却是个很心善的好孩子,可是,后来怎么会变得那么虚荣拜金?”

“王玉璇会长歪也是她奶奶的功劳,”燕行心头复杂,语气都掩不住低落:“小时候的王玉璇,连我太姥姥都说是个好孩子,后来越长越大,王老太太看到她孙女和我要好,贺家也喜欢王玉璇,对王玉璇越来越好,以她的三观教导王玉璇要有品位有眼光,女孩子要学会打扮等等,愣是慢慢的让王玉璇变得越来越虚荣。

王家当时经济比一般人好,但也不是最好的,王玉璇喜欢漂亮的裙子、饰品,王家买不起,我妈妈从小让我管自己的零用钱,就算我妈妈和外婆没了,我的零花钱从没没少,并随年龄越大增加,我的零花钱自己用不着一直攒着,王玉璇想要的东西,我一般都会买给她。

失去妈妈和外婆后,我知道我爸爸是靠不住的,我的路要靠我自己走,我自己拼命的努力,十三岁上军校,十六岁去部队,那些年做梦都是训练,读书,我太姥姥和舅婆舅妈们每次看到我忍不住哭,我不想让长辈们担心,尽量少回贺家那边,可外公家那时已经是老虔婆的天下,我在外公家也难过,有同住大院的王玉璇陪我才不致于那么孤单,所以我也乐意帮她买她喜欢的东西。

我十七岁第一次执行任务,是狙击手,以成功狙杀两人的战绩圆满完成任务,那时太年少,心智和意志还欠缺成熟,第一次收割人命后心理压力极大,有很大的负面情绪,急需调整。

上级考虑到我外公家是重组家庭可能不太合适,送我回贺家请贺家长辈们疏导,我太姥姥急得背过气去,舅婆舅妈们心疼得哭成一团,就连我三舅公那么稳重到哪怕火烧眉头不会乱方寸的人也掉眼泪,搂着我说‘咱不当兵了,舅姥爷养你一辈子’,那时我恍然明悟在失去我外婆和我妈妈之后,太姥姥家的长辈们再承受不起我有任何损伤的打击,所以我强自压抑住负面情绪自己回部队调整。

我明白无论发生什么事对太姥姥和长辈们只能报喜不能报忧的道理之后,哪怕我受重伤也不敢让太姥姥家的长辈们发觉,需要休整时回外公家自我调节。

你知道的,像我们执行特殊任务的人,每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能活着回来的人身上十有八九双手染血,身上有杀气和杀机,必须要把面负面情绪和积压在心里的烦燥发泄出去,不然压力过大就会走上邪路。

贺家不能去,回外公家只是让自己更压抑,我还是选择回外公家,因为我每次回大院时王玉璇跑去找我,拉着我陪她去玩,去疯,去逛街,买衣服买香水,能分散我的注意力。

虽然王玉璇找我其实就是想要我给她买东西,但有人陪着过普通人的生活,也不惜是转移情绪的好办法,我需要人帮我转注意力以调整心态,王玉璇需要人帮她买单满足她的虚荣心,她找我一起玩,我们正好互补,我帮她付钱买东西,陪她去一些宴会上露面,也算是当她帮我解压的报酬。

我和王玉璇的关系有青梅竹马的玩伴之发小情谊,也有互利互惠的关系,所以哪怕我知道王家背后一直当我是摇钱树,我也不介意让王玉璇没钱的时摇钱,毕竟钱是身外物,我能赚到钱,能支撑得住王玉璇的花销,我和她算是各取所需。

可人心是贪得无厌的,随着王家老大的官和王老的官越做越大,王玉璇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要买的东西也越来越高级,而且理所当然的把我当钱袋子,一味的索取,稍稍有不如意还使性子。

当王老高升到正部级,王玉璇也随着水涨船高,倍受吹捧,不过也只是表面的,毕竟她是私生子的身份是一生洗涮不掉的污点,根深根正的权贵二代们可以跟她玩,却不可能会真的跟她结婚。

那几年王玉璇风光了一把,跟我的关系也淡了很多,直到她发现她能跟着爷爷奶奶去权贵宴会,权贵们的私人宴会或者青年贵族们的聚会宴会从来不会邀请她,她跟别人去私人宴会一般不被重视,只有跟我或贺家人在时她才会受到贵客礼遇,她意识到有问题,又再次热络的回头主动跟我亲近。

王老也知其他权贵其实看不上他孙女,绞尽脑计的想办法让王玉璇嫁进贺家,只因贺家不看重门庭,看重的是品德。如果王玉璇还是小时候那么本性纯良,嫁进贺家自然是没问题的,可她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人了,贺家的门,她进不去。”

燕帅哥在换气,乐韵皱着小眉头,小声咕咙:“不对啊,王家怎么那么笨,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你跟王千金是青梅竹马,应该首选你当孙女婿才对啊,为什么反而舍了你选择贺家的男孩子?”

“贺家是比较传统的名门家族,我终究是外嫁女的后代,与贺家是隔了一层的,王家大概觉得贺家就算会扶持一个外孙也不可能尽全力,自然比不得贺家正统嫡子孙重要。”

“真是那样吗?”

小萝莉还着小脑袋,小模样可爱极了,燕行好笑的反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王家下错棋了,”乐韵笑咪咪的数自己的手指儿:“直觉,你虽然是外孙,但是只要你是可造之材,你舅公们一定会倾力培养你,极有可能在贺家嫡系子孙与你之间只能选一个,贺家必定会先尽力扶助你。”

“理由?”燕行扬起漂亮好看的眉,兴致勃勃的问原由。

“因为看得出来你太姥姥不是自私的人,你太姥姥是从战火硝烟的时代走过来的老革命家,她的胸怀比男人要宽大,像无数革命先烈一样,必要的时候,你太姥姥在家国民族大义之前会以大局为重,会舍小家为大家,有那样情怀的奇女子不会执着于血缘亲疏,只会以人的能力而论,在只能先培养一个时只会先培养你,因为你只有贺家可依靠,你等不起,贺家子孙却等得起,就算错过一代,还可以等下一代。”

小萝莉杏眼明亮,语气锵铿,燕行看着她,恍然有种第一次看到太姥姥说话的模样,顿了顿,慢慢的笑开,眉眼含笑,声似春风:“小萝莉,你不是男儿太可惜了,你若是男儿,我一定用尽手段跟你结拜,然后无论如何也要让你从军,让你成为军之栋梁。”

“重男轻女。”女孩又怎么啦?她若想从军,必定是军中女霸王花。

“不是重男轻女,”燕行摇头:“军营真的很苦,尤其是想要成为顶梁柱更要受常人之所不能受的考验,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经饱受生死煎熬才能熬过关,凭心而论,我不愿见你受那种苦,若男孩子,我还可以说男儿流血不流泪,眼见女孩子吃那种苦于心不忍,是你的话就更不忍,你这么白白嫩嫩,这么美好,你还是不要去受那种苦了,要从军也只做军医就好。”

“说白了,还是想拐我从军。”

“如果遇见你这样的鬼才不想拐的人是傻子,我不傻,我爱才之心天地可鉴,当然希望你能从军为军为国效力。”

“拉倒,我不管你爱才还是想窝藏天才,总之目前别想征我进军营,”乐韵瞪眼:“继续说,趁着我现在有耐心听,换个时间,你想说我不一定爱听你穿开裆裤那时候的那些老掉牙的破事儿。”

“我十几岁二十几岁的事,那时候不穿开裆裤了好么,”燕行脸一下子热了起来,谁十几岁还穿开裆裤啊,除非是脑子有问题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你也可以穿,没人拦着你。”

“小萝莉,有没人跟你说,你有分分钟把人气死的本事。”

“有,不过我一向当耳边风,喂,还要不要说你和王千金的风流情史了?”

“什么风流情史,我跟王玉璇有从小长大的情分,没有一丝男女之情,完全扯不到风流情史上去好不好,不要毁我名誉。”燕行差点跳脚,他和王玉璇没有谈恋爱,哪来的什么情史?

“你的名誉早被姓王的毁得差不多了,还有什么清白可言。”

“如果……换个人,我一定掐死他,”燕行恶狠狠的圆瞪龙目,做了掐人的动作,被小萝莉一瞪眼,飞快的将手放手:“别生气嘛,我说的是掐别人,又不会掐死你,你气我的次数没个十次也有八次,我哪时碰过一根毫毛。”

发现小萝莉没有再瞪自己,立即笑嘻嘻的继续说往事:“我刚才说到哪了?是说到王家想将王玉璇嫁进贺家对吧,王家想的挺好的,选中的对象是我五姐的挛生哥哥,也就是我三舅公的嫡亲孙子,我四哥是个很温和内向的人,特别自持,也从来没有跟女生谈恋爱,在王家看来是最好对付的人。

王家计划好了,在我四哥和长辈们去参加宴会时暗中让王玉璇在我四哥的酒里放东西,好让我四哥失态和王玉璇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什么的,可最后阴差阳错之下那杯酒被我喝了,王家的谋算也因此败露,我舅公们发觉王家的意图,从那后对王家再无好感,对王玉璇也彻底看不上眼,平日里因同是国职家干部才耐着性子跟王家维持表面邻里关系,我家兄妹们也念在我和王玉璇从小长大的那点情分上对王玉璇偶尔照料一二,不让她太难看。

王家没算计到我四哥,王老以为我和王玉璇会发生点什么,可我对王玉璇只有兄妹情分,并没有产生男女感情,而且我在部队受过特别训练,一般的催情类的东西对我效果不大,能扛过去,所以根本啥也没发生。

也因为那次,我也越来越疏远王玉璇,只维持着表面的平和,我帮王玉璇买单的次数越来越少,刚好王家老大那时候又高升,坐到市长位置,巴结王玉璇的人也越来越多,最卖力的就是我渣爸的私生子,我外公家的老虔婆在几年前趁我很少回燕家时便使尽浑身解数在王玉璇身上下功夫,多年努力之下效果越来越好,在我不帮王玉璇买单时,赵宗泽终于趁虚而入,和王玉璇搞在一起。

王玉璇是个没什么脑子的人,被赵宗泽殷勤的献媚给哄得晕头转向,以为真的找到真爱,跟赵宗泽发展成恋人,还把我一些隐私透露给赵宗泽,两人在背后造谣毁我名誉,当时那段时间我在国外维和,正好给了那两人肆无忌惮抹黑我的机会,等我回来才将谣言平息下去。

念着从小长大的情分,念着王玉璇在我人生最低落的几年里也曾给我不少陪伴,哪怕她骗我钱,我也从没想过计较,如果她选择和其他人谈恋爱,就算是我和贺家的对头,我也会祝福她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王玉璇明知赵宗泽是我爸的私生子,一直在抢我的东西,她还是选择那样的人,而且还和赵宗泽沉瀣一气,甚至在散布谣言中伤我还跑我面前装弱装无辜,扮演正义使者帮赵宗泽打包不平,说我和赵宗泽终究是有血缘的关系兄弟我,打断骨头连着筋,说我是军人不能经商,贺家也有钱,说赵宗泽那么可怜,让我把我妈妈给我的遗产家产分一半给赵宗泽。

说真的,如果王玉璇不说赵宗泽可怜,我做不到原谅王玉璇,至少可以做到无视,偏偏她仗着和我青梅竹马的那点情分跑来当说客,往我心窝子里戳刀子,当时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控制住自己没有掐死那小贱人的,后来每次看到王玉璇,我常控制不住会有情绪波动,我做了很大的隐忍才能做到对她有视无睹。”

小萝莉愿当倾听者,燕行也很乐愿将自己的事说给她听,让他了解自己,他真的不希望小萝莉以为自己是个无情无义、两面三刀、心狠手辣的那种人。

他更不想被小萝莉误会他和王玉璇有什么暧昧,实际上,他和王玉璇之间除了是从小长大的情分,无关男女私情,别人看表面以为他和王千金曾经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最终因爱生恨反目成仇,他也懒得解释太多,唯图想对小萝莉解释清楚。

有些事压在心头太久,压得人难受,当说了出来,燕行豁然觉得轻松多了,倾诉,也是排解压力的重要途径。

“王千金是陪你长大的小青梅,那么柳帅哥呢?不是说柳大帅哥是和你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发小吗?”对于燕帅哥和王千金的关系,乐韵不想过多点评,毕竟她不是当事人,没有感同身受,那么便永远无法真正的体味到其中的酸苦,她听听就好,就是奇怪柳大帅哥在燕某人的童年少年充当了个什么角色。

“向阳是和我穿开裆裤长大的啊,”说到发小柳某人,燕行阴郁的眉眼浮上柔和的笑意:“向阳家最初我外公家是住同一个大院的,他比我大,他有哥哥,被哥哥们宠爱,大概想尝尝当哥哥的滋味,刚好我又没哥哥姐姐,他总以哥哥自居保护我。

我妈还健在的那几年,我不是在柳家就是向阳在我家,我妈去了,向阳大部分时间在我家陪我和我外婆,后来我外婆也去了,我外公的那个虔婆虐待我,我在柳家的时候多。

我去寄宿学校,柳家也将向阳送去和我作伴,我们仍然玩在一起,放假时向阳也会跑到我家找我玩,知道我在外公家过得不开心就骗我去柳家,或者我们去贺家和我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玩,所以我在外公家的日子比较少。

向阳其实不喜欢王玉璇,小时就不喜欢,如果我不在,他们两个谁也不理谁,向阳看在我的份上不会为难王玉璇,也不会帮王玉璇多少,因此,哪怕我们差不多一起长大的,向阳和王玉璇也像水火不容。

到我十一岁的时候,柳家因职务调动搬去另一个大院,我和向阳相处的时间自然就少了,我和王玉璇见面的时间还多些。

我十三岁读军校,向阳也读军校,我去部队,向阳也进部队,而且我在哪个大军区,向阳也在同一个军区,缘份总是那奇妙,发小的情分也一直只深不减。

我和向阳的工作不同,向阳是专攻高端技术的,我更倾向于战斗方面,我在进特殊团队实践考验期的那几年向阳正在专业领域钻研,忙得分身乏术,自然也没功夫陪我疏导我,那一二年是王玉璇陪我的时间多,也因为没有向阳在身边,我才比较依赖王玉璇,如果在我最艰难的那两年有向阳陪,想必也就没有王玉璇的什么事儿,毕竟向阳更懂我需要什么,知道如何转移我的注意力。”

燕帅哥在讲发小之间的情感,乐韵呲牙:“柳帅哥对你那么好,你应该好好珍惜,不要老凶他。”

人生有个发小真的很幸运,燕帅哥有个发小,她没有,真正的是一个人寂寞的长大,直到高中时才有个小肚子真心愿意跟她做同桌。

到首都后,她也常常想念小肚子,仍然不会太主动联系,毕竟她有外挂,学习无压力,赚钱无压力,而小肚子没有外挂,需要一步一步的打基础,如果她老是联小肚子,跟她分享她满世界跑的快乐和轻松赚到巨款的事,有可能会在无形中对小肚子造成心理负担。

她珍惜小肚子那个朋友,因此,对朋友最好的珍藏就是不要去破坏朋友的心情,不给朋友增加压力。

“我……没有不珍惜向阳,”被小萝莉误会,燕行脸一下子发热,温声解释:“我和向阳的相处模式就是那样的,向阳有哥哥们疼爱,他有时被宠烦了就闹腾,很难搞定,往往我瞪他一眼他就歇菜,向阳爱神神叨叨,我沉默少言,有时瞪眼凶他也是一种回应,久而久之就形成奇怪的模式,有时候向阳好像被我气得哇哇大叫,实其实他没生气,有时他逗我故意踩我痛脚,我气得暴跳如雷,几分钟就气消了,过后仍然又是他唠唠叨叨,我一声不吭,只偶尔怼他一二句。”

“你们兄弟情深,我就不掺和了,听你讲完了往事,我也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啦。”听了燕帅哥和发小的前尘旧事,乐韵并不评判对错事非,她觉得燕帅哥也不需别人评论事非,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倾听的他倾诉心情的听众。

“……!”燕行瞪着一双龙目,一脸懵,他讲了他和王千金的纠曷,讲了那么多私人秘事,小萝莉难道不讲讲她的秘事,以示大家坦诚相待的诚意吗?

瞪眼半晌,小萝莉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他只好抱起电脑,自己说服自己说小萝莉还小,他一个成年人不能挖掘小孩子的辛秘。

------题外话------

么么哒,小仙女们,某货这里昨天网络有问题,今天超时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