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军事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争鸣|北约70岁,成功乎?危机乎?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2
摘要:于二战结束后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迎来70周年纪念日。 作为迄今历史上存在时间最长的军事同盟组织,北约最强大成员国美国近来释放的矛盾信号,围绕多边主义和防务开支爆发的组织内分歧,在对俄问题上的差异立场等,都给大西洋两岸的政策圈和研

于二战结束后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迎来70周年纪念日。
作为迄今历史上存在时间最长的军事同盟组织,北约最强大成员国美国近来释放的矛盾信号,围绕多边主义和防务开支爆发的组织内分歧,在对俄问题上的差异立场等,都给大西洋两岸的政策圈和研究界提供了争论和反思的空间,而庆祝的气氛则淡漠了许多。
“如今,随着苏联早已消失和德国不愿提升适度的军事开支,北约继续为‘留住美国’和‘赶走俄罗斯’而烦恼。”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近日以“北约70年纪念头顶的5朵乌云”为题刊文直言不讳写道。
大多数军事同盟要维系多年皆不容易,更别提70年。“因为我们一直能够求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总结其中的“奥秘”时说,在美国挑头于1949年4月4日发起建立北约组织时的12个成员国,发展到今天的29个成员国,斯托尔滕贝格无比骄傲地喊出,“北约是有史以来最强大、最成功的联盟。”
但身份认同的问题一直存在着,北约东扩曾遭遇严重危机。曾经历过冷战时期古巴导弹危机的美国前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曾警告说,“北约扩容既无必要,也不可取,这一欠考虑的政策可以也应该被搁置。”
曾担任北约联军司令最高指挥官、美国海军退役上将塔夫里迪斯将“扩张”阶段称为“北约2.0”版本,反映了后911反恐战争的需求。而现在所处的“北约3.0”版本阶段,重新聚焦欧洲自身以应对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危机之后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在这位曾经的最高指挥官看来,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北约长期而言最大的挑战是美国日渐稀薄的为欧洲提供安全保证的兴趣,特朗普总统曾直言北约已经“过时了”。而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各国皆将解决社会和基础设施的需求列为更为优先任务,大西洋两岸要增加国防开支都面临下行压力。
哈佛大学今年2月发布的《北约70年:危机中的联盟》报告也直言,联盟最大的挑战是美国总统对联盟领导力的缺位,这在北约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面对“美国领导力缺失的危机”,知名北约问题专家、比利时根特大学艾格蒙特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战略顾问小组成员斯万·毕晓普教授并不认同,他主张,这种变化会带来一个自然的逻辑结果——欧洲人将通过北约,或更多地通过欧盟,来为自己承担防务义务。
“让北约变成一个更加平衡的联盟,一边是美国,另一边则是一个通过欧盟团结起来的欧洲。”他告诉澎湃新闻()说。
但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从事战争研究的讲师、瑞典国防学院军事战略访问教授简·威廉·霍尼格博士认为,欧洲的精英们在等待美国未来的变化,“在争取时间,祈祷没有重大的国际危机。”他说道,“与此同时,欧盟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也重新焕发活力,使欧洲相对独立于美国。”
北约是否是有史以来最强大、最成功的联盟?其未来命运又是怎样?对此,澎湃新闻专访了斯万·毕晓普和简·威廉·霍尼格两位教授。
70年成功吗?
澎湃新闻: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是有史以来最强大、最成功的联盟。”在多大程度上,你同意他的话?为什么?
毕晓普:他当然可以这么说了,毕竟北约从来没有被真正考验过。幸运的是,直到冷战结束,预想中可怕的苏联入侵也没有真的发生。不过,创建这个联盟,并从冷战到现在一直维系着它的存在,这本身也是一种成就。到了今天,绝大多数北约成员国都认为保持成员国身份是件很自然的事,这说明北约的存在已经深深地嵌入到了美国和欧洲的政治话语中。
霍尼格:如果寿命长算是成功,那么北约肯定是非常成功的。就持久的军事联盟而言,北约缺乏竞争对手,可以被视为一种独特力量的标志。也就是说,北约是历史上最幸运的联盟之一,它也受益于面对一系列连续不断的威胁,这些威胁被所有成员国视为足够麻烦,使他们紧密团结在一起,从苏联到南斯拉夫冲突,从阿富汗到眼下重新“紧迫”的俄罗斯。同样幸运的还有,它所面临的历史上最严重的威胁——苏联——从未转变为一场热战(核战争),与热战相伴的紧张程度远远大于北约在“冷战”期间及其之后的冲突中所面临的程度——应该说,北约在这些冲突中的干预在政治上并不是特别成功。
澎湃新闻:但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北约“过时了”,他多次质疑美国对北约条约中有关集体防卫的第五条所负有的义务。根据哈佛大学最近一份题为《北约70年:危机中的联盟》的报告,作者认为北约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美国总统对联盟领导力的缺位,这在北约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你认为北约能克服这个挑战吗?
毕晓普:特朗普的出现是暂时的。真正的结构性变化是,自从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的战略重心第一次开始由欧洲和俄罗斯转移到亚洲和中国。这种变化会带来一个自然的逻辑结果:欧洲人将通过北约,或更多地通过欧盟,来为自己承担防务义务。这也正是让北约继续保持活力的方法:让北约变成一个更加平衡的联盟,一边是美国,另一边则是一个通过欧盟团结起来的欧洲。
霍尼格:我同意这份报告的观点,对美国(总统)承诺的怀疑力度是前所未有的。然而,由于挑战似乎与某一位总统有着如此深的关联性,于是人们希望2021年1月他的离任,能够带来这些裂缝得以修补。所以他们在争取时间,祈祷没有重大的国际危机。与此同时,欧盟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也重新焕发活力,使欧洲相对独立于美国。
欧洲提升自主性?
澎湃新闻:上个月德国公布了年度国防预算,其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比之前的预期下降更多。你认为在防务承担份额上难以增加的情况下,北约如何能够增强欧洲的防御力呢?
毕晓普:北约只能在与欧盟的合作中提高欧洲的军事实力。欧盟已经建立了不少新的防务合作机制,例如“永久结构性合作”和“欧洲防务基金”。它们会让欧盟成员国更有效地协调在防务领域的努力。得益于此,它们将能够实现协作和规模效应,再加上应北约的要求提高的防务开支,其防卫能力会得到显著提升。但如果只是投入更多的钱而不进行资源整合,效果将受到限制。
霍尼格:总的来说,包括德国在内的盟国的国防预算一直在增加。关键是,值得注意这些都是威胁感知的功能。目前,北约正重新定位于应对一个“紧迫的”俄罗斯威胁,但欧洲盟国,尤其是德国,对通过大幅增加国防开支和向俄罗斯提供北约是一个威胁的明显口实来助长新的冷战持谨慎态度。此外,应当指出,北约盟国感到犹豫不决,对于简单地让特朗普感觉他“非常不外交”的压力政治是行之有效的,从而提高他的合法性。因此,欧洲的说法是,盟国对俄罗斯的挑衅做出了慎重和有计划的回应,其中包括增加国防开支。无论有没有特朗普,这些都会发生。
澎湃新闻:考虑到当下欧洲面临的新的安全挑战,你认为北约还能够适应21世纪吗?欧盟提高自主性是否将有助于高效应对这些安全挑战?
毕晓普:欧盟的战略自主性在政治和经济权力的维度上已经是一个事实。但是在军事维度上,欧盟绝对需要实现更多的自主,因为美国正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亚洲。欧洲人需要让自己的周边地区保持稳定的能力。此外,北约的本质是一个军事同盟,也应该专注于此。欧盟更适合来应对新的安全挑战,例如网络安全、反恐和边境安全等议题。
霍尼格:这要看情况而定。北约是一个军事联盟,适合国家主导的国际体系。其主要资产首先是基于核武器的威慑力,同时也基于打常规战争的能力;其次是大多数盟国政治思维的接近性,不仅在威胁上有一致的看法,而且都是自由民主体制国家。因此,如果在不久的将来,来自修正主义国家的竞争和破坏,威胁到了他们青睐的世界秩序,那么北约很可能仍然符合它存在的目的。
然而,如果北约更倾向于针对非国家行为体,那么问题就更大了。北约在反恐活动中的介入并没有特别成功。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可能更适合。
因此,目前,我预期北约能够存活下来,并得到欧盟的补充。尽管有很多缺点,但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它们两者的结合是(目前阶段)最好的。
寻找新敌人?
澎湃新闻:北约在这周早些时候第一次正式讨论了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这是跟随美国脚步寻找“新的敌人”吗?
毕晓普:到目前为止,欧洲人并没有把中国当成敌人。他们希望能确信中国愿意和欧洲合作,一道维护多边合作和基于一些规则的世界秩序。因此,他们在原则上就对美国对抗性的策略感到犹豫。然而,欧洲人发现中国口头上谈论了很多有关多边主义和市场准入的承诺,但没有相应的实际行动来支撑。如果中国一直不推动具体的措施,欧洲人的看法有向美国接近的风险。
霍尼格:我要说的是,北约一直是一个反应型的联盟,因为民主国家之间的主动性通常很难实现。因此,中国是否成为北约共同的敌人,主要取决于中国及其选择的对外政策。

责任编辑:admin